滚动播报:
信仰的味道
发表时间:2018-01-08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本刊记者 李惠男 刘海燕 赵怀栋

  “常听爷爷他念叨,那个把墨汁当红糖的陈望道,这个故事告诉我,原来信仰也有味道……”

  醇厚的男声、悠扬的旋律如一条缓流的河,将演唱者的深情带入听者的心头,使人内心泛起波澜。在MV录制现场,由海政文工团独唱演员汤俊演唱的《信仰的味道》,如一位温暖的讲述者,将记者带到90多年前故事发生的场景里。

  歌词中的陈望道是《共产党宣言》在中国的首译者。1920年春天的一个夜晚,他在翻译《共产党宣言》时,因为过于专心,误将墨水当红糖,用粽子蘸着吃了下去。母亲问他红糖够不够,他竟浑然未觉,还连声说:“够甜,够甜了!”墨水当然不是甜的,甚至是苦味,陈望道的“甜”,是他在追求信仰的过程中体会到的精神愉悦。

  陈望道的故事传讲了90多年。十八大召开后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讲过这个故事;2016年2月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提到自己将2012年《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信仰的味道》一文剪了下来。总书记先后多次提到这个故事,可见它内涵之深。

与《信仰的味道》“一见钟情”

  一次偶然机会,汤俊见到了《信仰的味道》一书的作者伍正华。当别人在寒暄的时候,他认真地翻阅这本书。书中《信仰的味道》一文里写到:“信仰也是有味道的,甚至比红糖更甜。正因为这种无以言喻的精神之甘、信仰之甜,无数的革命先辈,才情愿吃百般苦、甘心受千般难。”这一下子触动了汤俊,他当即表达了想以此为题材创作歌曲的心愿,伍正华和同样在场的作家陈道斌欣然应允。

  “过去五年之所以没做原创音乐,是因为还没碰上一见钟情的,直到这篇文章一下子点燃了我。”汤俊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在准备录制歌曲《信仰的味道》MV,“我觉得这个角度挺新的,过去我们唱信仰的‘力量’、信仰的‘光芒’。但是没有从‘味道’的角度来讲的。”他提到文学上的“通感”,希望通过唱“味道”,更好地将信仰这种抽象的东西以感性的方式传递出去。

  他先打电话给作家陈道斌和伍正华,请他们作词。在歌词创作过程中,将一些思想写进去同时又有温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汤俊说:“要表达得有温度,并不好写。我们在润色歌曲的用词、用意的时候前后改了八九稿。”之前版本的歌词里有句“这个故事告诉我,什么是信仰的味道”,后来他们又琢磨了很久,把它改成了“这个故事告诉我,原来信仰也有味道”。

  他找到王喆为歌谱曲。王喆所写曲子的旋律比较新,符合汤俊想要的那种感觉。汤俊说:“我比较担心把曲子写成大晚会式的、很宏大的风格。即使到了高音的地方,也不想让人觉得有一种刺激的感觉。歌曲唱出来后,要给听众一种娓娓道来的感受,像是在跟朋友说话,是一种诉说,而不是在教育人。”作为歌手,这次汤俊却想隐藏自己的声音。他说:“我很怕别人听了这首歌,说汤俊你的声音真亮。我想让别人听了以后说这个故事真感人,信仰原来也是有味道的。我的嗓音要保持一种亚光的效果。”

  效果究竟如何,听众说了算。在现场,MV制作导演郑浩跟记者说:“我们制作组的那些90后年轻人,都觉得这歌好听。他们说,原来歌声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听完以后就去网上找资料,往深入看。”郑浩是央视音乐制作人,具有丰富的MV拍摄经验,先后拍摄过上千部MV。此次MV的制作,他的团队和汤俊反复研讨创意,最终确定了从“吃”谈信仰。他开玩笑说,这次拍的是一部“舌尖上的信仰”。

  在《信仰的味道》MV开头,一位老红军在书写“信仰”,小女孩在旁边问:“爷爷,什么是信仰呢?”画面闪过,视频展现了更多的场景:还原的陈望道蘸墨汁译书、红军过雪山草地时啃草根吃树皮、战士们在战火硝烟里吃带着泥的饼、新中国成立后工人们热火朝天建设时吃馒头、98抗洪时战士们吃盒饭等。MV结尾,爷爷把着孩子的手,在“信仰”两字后面添写上“的味道”。孩子若有所思:“爷爷,原来信仰也有味道!”

为信仰而歌

  2008年,汤俊在黑龙江省歌舞剧院被海军政治部文工团特招入伍。穿上军装后,他感到了军人的责任感——不仅要为兵而歌,还要为信仰而歌。

  “战友们,让我们一起喊:当个好兵!”一次去部队基层演出,汤俊在跟台下的士兵热情地互动。战士们也很激动,几千人一起喊着“当个好兵!”,场面很震撼。汤俊演唱了《我要当兵》《当个好兵就是报答》等歌曲。《当个好兵就是报答》中唱到“亲爱的爸爸亲爱的妈妈,我定会守好海角天涯,亲爱的爸爸亲爱的妈妈,我懂得当个好兵就是报答”,伴着优美的旋律,听了让人动容。有位战士的父亲去世,他因任务在身而不能回家,听了这歌,不禁哭了起来。这些词能唱进战士们的心坎,是因为说出了他们的生活,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2013年,汤俊和同事顾莉雅等给基层战士们巡演。腊月二十七,正是中国老百姓家家团聚备新年的时候,汤俊他们却要在凌晨五点出发,赶着为中国南部坚守岗位的海军战士们送去春节的欢乐。这一活动策划了大半年最终成行,但春节前买不到机票。他们四处求助,终于买到了三张北京至深圳的高价机票。他们虽不能在家过年,却带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旅程。当天下午,他们到达广东沙角海军新兵训练基地,开始了多日的基层巡演。

  此次巡演汤俊遇到很多“挑战”。没有舞台灯光音响,也没有主持人,还要和战士们面对面近距离地演出交流。他们不满足于战士礼貌的掌声,而要战士发自内心的呼喊。他们不辱使命,在演出过程中,战士们“再来一个,再来一首!”的欢快呐喊声此起彼伏。结束时,官兵们感谢他们:“你们辛苦了!要常来啊,我们需要你们!”这些话,让他体会到了为信仰而歌的“甜”,多日奔忙的疲惫感也减轻了很多。 2月9日,他们和那些不能回家过年的战士们一起度过了除夕夜,一起包饺子、贴春联、挂灯笼。

  像这样的巡演,汤俊他们那一年共进行了50多场。有一次,汤俊在舰船甲板上给坐在他周围的战士们唱歌。由于极度晕船,唱完歌他都得吐一会,只有唱歌的时候没事。汤俊笑着说:“这可能就是精神的力量吧。”

  汤俊这些年走遍大江南北,上过军舰,下过潜艇,经历过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也受过四十多度的暴晒。谈起感受,汤俊说:“都说我们给战士送去了欢笑,其实战士的坚守和付出也感动了我们。给他们演出的时候,我们都怀着敬意。现在的军队里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的战士,他们在家中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部队却要爬冰卧雪、风吹日晒。没有坚定的信仰,是做不到这些的。”

“主旋律也可以很走心”

  歌曲录制完成后,汤俊给记者讲了一个细节。他说:“第一次录《信仰的味道》我太激动时,胃部出现痉挛。这种感觉只在全国声乐大赛上获奖时有过。”他把录制的歌曲小样发给音乐界的前辈和同行,得到了他们热情的鼓励:“主旋律也可以很走心,你的路是对的。”

  汤俊对时代和主旋律歌曲的创作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过去的人亲身经历过革命战争,有深刻的体会,那些经典歌曲的感情是由内而发的,唱出了人们的心声,所以能走进人们心里。现在这种安逸的生活环境与战争年代非常不同,人们生活体验不一样。如果歌曲创作者不能找到恰当的表达方式,就不会写出打动人的作品,歌曲就会显得很“硬”。歌曲创作必须紧跟时代,要创作出符合新一代人口味、同时又能将信仰的精神传达出来的作品。

  带着这些想法,汤俊选择去解放军艺术学院读在职研究生。在这里,他深入研究了解放军音乐史、世界流行音乐等知识。这些学习让他更好地体会了军歌的本质,更明确了作为一名文艺宣传兵的定位和责任;另一方面,他要通过流行乐,去探究年轻一代人更愿意接受的音乐形式。

  汤俊也很关注中国传统音乐的传承问题。在军艺学习期间,他的硕士论文题目是《论军旅歌唱家吕文科对民族声乐的贡献》。吕文科是海军演唱家中的一位代表人物,早年学过戏剧,他的歌有很多中国传统民间音乐的特点。汤俊说:“现在年轻的歌曲创作人,对很多老歌的音乐形象不甚了解,更别说在新歌中融入传统因素了。传统的东西谁来传承?现在如果还不复兴,恐怕以后就来不及了。”汤俊想通过歌曲的创作,引起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让传统精神、红色精神,通过他们的演唱真正走入人们的心中。

  《信仰的味道》这首歌,是他长期思考后一个“走心”的尝试。愿信仰的味道,能在新时代更多年轻人的心里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责任编辑:范林芳
相关报道
会刊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