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播报:
钟国兴 :“学习型”不只是读书
发表时间:2013-03-06   来源:《紫光阁》

  —学习型政党建设应该借鉴学习型组织的核心内涵  

 

  以书本为中心的学习转向以问题为中心的学习;以提高素质为目的的学习转向以提高能力为目的的学习;灌输式学习转向研讨式学习;行政化的学习转向组织化学习;个人孤立式学习转向共享式的学习;人生一个阶段的学习转向终生学习;单科学习转向兼容式的学习。

  会学就是以各种方式研究问题,通过研究问题带动学习,通过学习解决问题,实现整个组织的不断创新。因此,真正的学习型组织就是创新型组织。学习型组织是基础,创新是不断呈现的结果。

 

  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学习型政党的重大政治任务。如何在创建学习型政党的过程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如何吸收学习型组织的核心内涵,对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是至关重要的。

  把学习简单化:只是读书

  许多人都以为学习型组织只是比以往更加重视学习,这是一种对学习型组织的误解。因为普这样理解的学习是一种简单化的学习,是一种陈旧观念的延续。

  有些单位的领导,看到员工素质能力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和工作的需要,就认为员工对于学习的重要性认识得不够,于是大会小会大谈特谈学习的重要性,甚至还进行轰轰烈烈的专门“动员”,要求员工重视学习、努力学习,请了不少所谓的专家名家来作报告和讲座谈学习的重要性。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的学习问题,之所以劳而无功,其根源就在于一直存在于我们头脑中的错误观念:

  一是学习就是看书读报,人人都会;

  二是学习只要刻苦用功就行;

  三是学习不好,肯定是态度问题,下的功夫不够。

  四是抓学习,就是讲学习的重要性,让大家重视学习,端正态度,刻苦用功。

  这是世代延续的一种极为错误的观念。

  怎样才能改变这种说教和学习的恶性循环状态,树立正确的学习观呢?

  一是学习推动者自己要彻底反思,反思这种说教和强迫究竟有什么效果。

  二是学习推动者要弄清楚,学习是需要讲究科学的,并不是让人们简单地捧着书本读书。

  三是寻找和尝试用科学的学习方式去推动学习,推广并引导普及科学的学习方式,让人们有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自主参与到学习之中,这应该是学习推动者们最重要的职责。

  认识学习三个阶段:

      组织学习 解决问题

  学习是组织不断升级的根本路径,同时学习又随着社会的发展在不断变革升级。不同社会背景下,学习面对的问题不同,因此其目标、内容、特点和组织方式均有不同。随着社会发展,近现代学习整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扫盲阶段。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民众大多数是文盲或半文盲,适应工业化生产的基本要求,学习的内容是识字,目标是扫盲。我国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进行的大规模扫盲就是这个阶段的学习。

  二是专业化阶段。随着工业化的全面展开,社会对民众的知识素质要求越来越高,学习内容是读书,学习目标是提升基本素质和专业素质。我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倡导的知识化、专业化就是这个阶段的学习。

  三是组织化学习阶段。社会从工业化向信息化、全球化转型,信息爆炸,知识更新速度更是日新月异,而且各种新的复杂问题不断出现,对于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是一种挑战。虽然人们的文化素质已经普遍提高,但任何人都无法穷尽所有的信息和知识,任何知识也都时刻面临着被淘汰和更新,任何组织都不能一劳永逸,任何问题的解决都是新的问题甚至更为复杂问题的开始,因而每一个组织都要进行学习。组织学习的目标是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内容是进行研讨式学习。值得特别强调的是,组织学习不是行政化学习,行政化学习是靠行政力量来要求甚至半强制,让人们整齐划一地读书、学文件、表态,这和组织学习是截然不同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是截然相反的。

  六大转型:

      研讨式、共享式、终生学习……

  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知识的传播速度、传播途径、传播方式均发生了质的变化。发达的信息技术、海量的知识信息资源、现代化的学习工具使学习条件、学习观念、学习内容、学习方式等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时代飞速发展带来的新的复杂问题不断涌现,各种组织都要积极主动应对。因此,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的学习与传统的学习相比有多方面的大转型:以书本为中心的学习转向以问题为中心的学习;以提高素质为目的的学习转向以提高能力为目的的学习;灌输式学习转向研讨式学习;行政化的学习转向组织化学习;个人孤立式学习转向共享式的学习;人生一个阶段的学习转向终生学习;单科学习转向兼容式的学习,等等。

  从宏观趋势来看,学习型组织、学习型企业、学习型机关、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城市、学习型政党、学习型家庭等等都是上述转型的产物。或者说,只有体现了上述转型,才是真正的“学习型”,否则就是伪“学习型”。

  了解学习型组织发展过程:

      认识彼得·圣吉

  1990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高级讲师彼得·圣吉出版《第五项修炼——学习型组织的艺术与实务》一书,之后“学习型组织”这一概念红遍世界,成为炙手可热的时髦口号。该书曾被称为“21世纪的管理圣经”,圣吉本人也因此被称为“学习型组织之父”。

  对于学习型组织有人认为,只要重视学习的组织就是学习型组织。也有不少传播学习型组织理念的学者认为,只有符合五项修炼或者做到五项修炼的组织才是学习型组织。弄清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它关系到学习型组织建设的本质,也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需要特别关注的。要弄清这个问题,就必须弄清“学习型组织”这个概念的由来,了解产生的背景及其所要解决的问题。

  “学习型组织”这个概念译自英文“learning organization”,直译是“学习中的组织”,或者翻译成“正在学习的组织”,其核心理念是组织化学习。事实上,在彼得·圣吉系统阐述他的学习型组织理念之前,阿吉瑞斯(Chris Argyris)和彼得·圣吉的老师佛瑞斯特(Jay Wright Forrester)等很多人都在深入研究和大力倡导组织化学习(organizational learning)。因此可以说,“学习型组织”这个概念及其理念源自于“组织化学习”,两者是不同阶段的不同名称,而实质上是一回事。两者都是在市场经济充分发展条件下,特别是信息化、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强调通过组织化的学习,使组织不断升级,提升组织适应和应对挑战的能力。可以说,学习型组织就是通过学习不断升级的组织,其目的就是信息化条件下组织的能力升级和主动解决生存发展问题。如果从组织学习的过程来界定学习型组织,那么在当今社会中,只有体现了信息化、全球化时代学习大转型的组织才是学习型组织。

  从根本上说,学习型组织要实现信息化时代学习方式的科学化。

  学习型组织就是创新型组织

  人类在迅速地步入信息化时代,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和运用在深刻地影响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使人们的生存方式发生重大变化,每一个组织、每一个人都处在全世界的信息包围之中,都在随时随地获取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方面的信息,都受到这些信息的影响,每一个组织都是“世界性组织”,每一个人都是“世界性的人”,在世界性的各种因素的直接和间接作用下进行选择和决策。

  在这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里,每个组织必须不断抓住新的机会,解决新的问题,更新生存方式。明天不是今天的重复而是今天的升级,昨天的方法不能解决明天的问题,任何原地踏步都是倒退,不升级必然被淘汰。升级才能生存,这是信息化、全球化社会的一个基本道理,是信息化时代的铁律,是21世纪的生存法则。党中央提出与时俱进、提高执政能力、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就是要解决自身升级问题,就是为了应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所带来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

  升级就是从一个层级到更高的层级的发展;就方向而言,产品升级的方向是更能满足人们多层级的需要,组织和个人升级的方向是更加具有适应性和创新能力。

  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组织升级靠有效的学习。在这个时代,任何组织只有会学才会赢。这里说的会学就是以各种方式研究问题,通过研究问题带动学习,通过学习解决问题,实现整个组织的不断创新。因此,真正的学习型组织就是创新型组织。学习型组织是基础,创新是不断呈现的结果。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组织升级必须激发和集中全体成员的智慧,才能不断实现创新。当今时代,是一个英雄淡出的时代,是一个智者联合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知识和信息快速更新,任何伟大的个人都无法全面掌握所需要的相关知识和信息,无法应对如此大量而复杂多变的问题。因此凭借个人的智慧,也许能够一两次找到组织的升级道路,成功地应对组织生存发展的风险和挑战,但是组织持续地升级发展和不断成功,应对风险挑战不可能仅靠个人以及几个人的智慧来实现。组织持续的全面升级,必须依靠所有成员齐心协力,只有凝聚全体成员的智慧才能实现组织的全面持续升级。因此,建设学习型组织必须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提高团队智商(彼得·圣吉称之为群体智力水平),即充分激发每一个人的智慧潜力,并且集中大家的智慧来解决问题。只有能够提高团队智商的组织才是真正的学习型组织,反之那种让人捧着书本、文件学习的组织,无论搞多少学习活动,都算不上学习型组织。

  提高团队智商对于一个组织来说,并不是一个简单问题,它需要领导者具有开放的人格,需要内部管理有平等、民主的氛围,需要组织学习有灵活的、充分扁平的小组式的研讨机制,需要决策上及时吸纳研究成果等等。这需要根据自身情况不断进行探索和建设。

  (作 者: 钟国兴 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常务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白云霞
相关报道
会刊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