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播报:
白云霞:让核心价值观融入家庭教育
发表时间:2016-07-22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杂志

  社会化是社会学中的重要概念,从个体角度讲,社会化是个体将社会的文化规范内化并形成独特个性的过程。从社会角度来讲,社会化是社会按照一定标准塑造社会成员的过程,从而使社会及其文化得以延续。个体社会化程度如何,直接影响着社会的和谐发展,决定中国梦的实现。影响个体社会化的重要因素主要包括家庭、学校、同龄群体、工作单位和大众传播媒介等。家庭是人们接受社会化最初的和最基本的文化环境,家庭在个体社会化中的作用突出、地位独特。在影响儿童社会化的因素中,家庭是十分重要的因素。一般来说,父母是儿童社会化的最重要的力量。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有机结合,是培养满足社会优秀人才的基本途径。在传统社会,家庭教育被理解为父母亲等长辈在家庭生活中对于子女等后人,成长的指导和帮助,在现代社会家庭教育应当被理解为家庭成员在共同的家庭生活中通过指导和帮助、学习和交流等方式促进自身的素质提高,以实现社会化和再社会化的过程。

  在古代、近代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家庭教育没有纳入到国家的教育体制中,完全是私人领域的事物。在那个时期,“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家庭是孩子上的最早学校”,家长不用经过学习和培训就可以依据上代人传递的经验对孩子进行指导和培养。现代社会对于年轻一代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家长在没有得到家庭教育指导之前是很难担当起第一任教师责任的,反而可能会由于家庭教育失误妨碍孩子的进步,家庭教育越来越受到社会组织,尤其是各级政府的重视,逐渐成了现代国民教育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样就催生了政府等社会组织指导和管理家庭教育的一系列措施,形成了一种社会公共事业。家庭教育事业不同于一家一户的家庭教育活动,它是指社会各界,尤其是政府相关部门,包括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和研究机构对于家庭教育的研究、指导、培训、服务、管理等工作,也可以叫做家庭教育的社会支持系统。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届中央领导集体诞生后,率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受到了海内外炎黄子孙的一直拥戴。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美好梦想,对中国梦的解读各有不同,但是中国梦的内容一定是包含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对此,习近平同志在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后第一次会见中外记者的讲话中就说到这个问题:“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其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思想不仅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的愿望,也反映了数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美好心愿。中国历史上“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民族心理深入人心,“曾子杀猪教子”“唐太宗遇物则诲”“岳母刺字”等家教故事和《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女儿经》等儿童启蒙读物广为传播,均表现了中国人对于下一代的成长和教育的高度重视。

  对每个人来说,家庭都是个体出生后接受社会化的第一个社会环境。家庭教育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是个体社会化的开始,也是个体一生社会化的重要生活场所。因此,家庭的教育和影响对个人早期社会化甚至一生的社会化都具有重要意义,家庭环境因素对个体价值观念的影响必然是深刻的、长期的。家庭是一个互动的场所,家庭成员之间无时无刻不处在互动之中。家庭中的主要互动就是亲子互动,家庭中的亲缘关系决定了家庭互动的高强度和强烈的感情色彩,家庭互动的全面性、深刻性为家庭教育提供了前提和条件。由于儿童生理、心理发展和社会化程度的局限,其价值观处于成长时期,可塑性很强。瑞士学者让·皮亚杰的研究发现,儿童的主要认知方式是具象思维,主要靠感觉和模仿认识整个世界,很容易受到环境影响。习近平同志说,少年儿童的心灵都是敏感的,准备接受一切美好的东西。因此,家庭教育对儿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必然是持久而深刻的。关颖认为,家庭中,建立在父母与子女之间频繁而密切的人际互动直接影响子女对社会现象的认知和评判,以及子女的人品和追求。在今天,虽然学校、社会、大众传媒是传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渠道,但与此同时,家庭和家庭教育仍旧以它独特的优势,担负着传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责任。中国家庭教育蓝皮书(2013—2014年)指出,“家庭德育第一要务是教育孩子如何成为‘家庭人’,即处理好家庭关系,履行好家庭责任的人;其次是教育孩子如何成为‘社会人’和 ‘国家人’,以及处理好作为社会人和国家公民的权利、责任和关系。”

  家庭不像学校那样经常有目的、有计划地对孩子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但是家庭教育与家庭生活密切结合,加上父母在家中地位的权威性,父母的言传身教会对儿童的观念和行为等产生着潜移默化的、长久的、无所不在的影响。因此,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的基础,学校教育始终是在家庭教育的影响下实施的。社会环境有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如何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辨别是非,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很大程度上受到家庭教育的影响。大量调查结果表明,生活在同一环境中的儿童,受环境影响的效果并不完全一样,其原因首先在于家庭教育的情况不一样。儿童教育家陈鹤琴认为,“儿童在没有进学校之前,一天到晚最亲近的人当然就是父母,父母的言语动作,最是儿童所习见习闻的。就是进了学校之后,放学回家,还是和父母在一块,如果父母的知识习惯好,儿童早已受到好的家庭教育,再加上学校教育,自然就相得益彰。父母的知识习惯不好,那么儿童再未进学校之前,无形之中早已养成不良的习惯,学校教育就算很多,也就收效甚微。所以讲到儿童教育,根本上还是要从父母教育讲起”。

  社会学的众多研究发现, 在家庭中,父母通过对儿童的教养过程,将自身内化的价值观及社会规范传递给儿童,为个体的社会化奠定基础。在不同的父母教养方式中,孩子与父母有不同的的互动关系和模式,进而带给儿童不同的社会化发展结果。良好的教养方式有利于个体的社会化发展,反之,则将阻碍个体的社会化发展。如何实现良好的亲子互动,形成有利于儿童成长的教养方式,不仅是父母与子女之间面对面地的问题,而是涉及个体、家庭、社会的社会问题。亲子关系仅仅是家庭系统的一个子系统,家庭系统受到变化着的社会环境系统的影响,进而影响和塑造了亲子关系和父母教养方式。

  当前,全球化趋势日益加深,加之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和碰撞更为普遍,加之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各种思潮相互激荡,各种观念相互碰撞,导致成年人价值取向不稳定,价值选择上有时很难做到泾渭分明。家长价值观念的迷茫直导致了儿童在价值上的模糊、混乱,给儿童形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带了影响和冲击。充分发挥家庭教育在儿童少年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尤其是价值观引领作用成为时代提出刻不容缓的课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参加少年儿童活动时说,“家长要承担起教育引导少年儿童成长成才的责任。”无论现实多么复杂多变,人们的价值观如何变化,一个个家庭的家风的存在,仿佛就是一棵棵参天大树,屹立不动。它们从历史中成长起来,植根于深厚的文化土壤中,有强烈的道德感召力,让人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启示。我们继承历史留给我们的深厚家风,我们也要不断发扬民族的家国精神,让家风这一棵棵大树,最终成长汇聚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茂密森林。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院)

  

责任编辑:范 林芳
相关报道
会刊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