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播报:
任剑涛:当下的中国怎么处理思想问题
发表时间:2017-01-11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杂志

  当下中国思想界,令人极为遗憾地出现“两个丧失”。

  其一,丧失了创制宏大话语的热情和能力。1990年后,学术界认定宏大话语等于空虚、玄妙、无用、幻想。学者们最擅长的活,就是所谓文本解读:拿三五本书写一本书,三五十本书注解一本书,一次赢得人们“好有学问”的赞叹。这是我们民族思想能力退化的表现。深度转型的中国,需要宏大话语的创制。将近30年前,中国走到了现代转型的十字路口。中国将以什么样现代的国家形态出现在世人面前;又以什么样的方式影响世界历史进程?如果国人在思想上回答不了这些具有挑战性的宏大话题,民族的未来也就休提,遑论所谓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其二,丧失了深沉思想的冲动与热情。1990年以后,中国学界的精力大致放在学问的扎实程度和细微功夫上,这当然不能说不好,但以拒斥思想为前提条件就令人担忧了。中国思想学术界的问题,并不是学界自责和被人自责的大而不当,而是同时呈现出可怕的双失状态:大而不实,小而不精。大的不实,是指学术界建构宏大话语的时候,搭建不起像样的思想体系。学术界提供不出一个让民族升华的价值观念,帮助解决国家的生存和发展,促使民族登顶世界思想巅峰。小而不精,是指埋首书斋、深耕字里行间的学术功夫,并没有精致到令人诚服的地步。学术界并没有因为提倡学术,而真正贡献让人感觉赏心悦目的学术精品。

  中华民族必须以自己民族成员的思想判断力,而不是学术知识的积累能力,直面当下处境,为民族未来理性谋划,为民族克服现实困难展开合作,为民族的人类担当进行共谋。就此而言,思想者越多,越能够让我们民族迈过现代化门槛。

  (摘自2016年10月27日《社会科学报》)

责任编辑:白云霞
相关报道
会刊在线